“你闻到这个花的香味了吗?”“什么花?”“栀子花,这是离别的味道。”“因为每年栀子花开的时候,都代表着毕业季的到来。”这是浙江财经大学老师胡丹妮入职后经历的第5个毕业季。每年5月,她的相机总是随时挂在脖子上。“我通常会把宿舍区门口送别的场景、老师和同学抱成一团的样子都记录下来。”但今年和以前热闹的氛围不同,受疫情影响,返校的毕业生不多,那些毕业季“经典镜头”,没能出现在胡丹妮的相机快门里。

  在毕业生错峰返校的规定下,吕雪只在学校呆了3天,便匆忙离开生活了4年的河南大学;因为学校封闭式管理,常州大学的黄显雄期待已久的毕业写真也“打了水漂”;没能在晋中学院的校门前和班上同学拍上一张集体大合照,成为裴蓉卉最大的遗憾;早在大三便规划好的毕业旅行最终“搁浅”,山西大同大学的田静难免有些落寞,“大家天各一方,可能只有等她们结婚的时候见一见了。”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80余所高校的毕业生发起调查,93.95%被调查者表示这个毕业季留有遗憾。在通过学校和个人的工作后,54.91%认为遗憾得到了弥补。

  “遗憾”成为这届毕业生的关键词

  在中山大学毕业生彭才兴看来,学校往年的毕业典礼可以用“隆重”来形容。“百岁高龄教授手持权杖入场,代表毕业典礼正式开始。”其他学校的同学也因此称他们学校为“逸仙魔法院校”。彭才兴所在的传播与设计学院还会为毕业生准备一台“毕业红毯秀”,“学院的老师、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以及一些尚未毕业的师弟师妹都会一起参加。”对于帮学长学姐拍了三年“红毯照”的彭才兴而言,这场红毯秀是毕业季不可或缺的重头戏之一。“除此之外,毕业聚餐、约拍、和好友的散伙饭……都是我心中理想毕业季的待办事项。”

  然而,象征着“待办事项完成”的对勾却迟迟没有画下。本该由“找实习”“写论文”“拍毕业照”“参加毕业典礼”填满的毕业季,被尚未完全平息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就连室友4人的相聚都成了奢望。”“以前总觉得自己也会有热热闹闹庆祝毕业的这一天,但面对现在的情况有些失落。”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最让这届毕业生感到遗憾的,是没有参加毕业典礼(77.19%),此外,没有散伙饭(75.27%)、没拍毕业照(70.36%)、没和老师同学好好告别(68.02%)、没穿上学士服(61.83%)等,都让毕业生感到遗憾。

  早在大三时,来自上海理工大学出版印刷与设计学院的倪嘉培便开始期待自己穿上学士服的那一天,在学长、学姐去年拍摄毕业照的时候,他还特意赶去合了张影。“毕业还是需要一点仪式感吧。”在他看来,夏日的风、高高抛起的毕业帽、互相赠送的鲜花、散伙饭上的真心话,一点一滴拼凑起完整、圆满的毕业季。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现实却是他早在五月中旬返校,与班上的几位同学匆匆打了个照面,便拖着行李箱离开了校园。“感觉一切都太仓促了,好像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就已经结束了。”

  同样深感遗憾的还有来自兰州大学的杜相益。虽然是兰州本地人,但大四下学期她很少回学校,和朋友计划好在毕业前“把食堂窗口都吃一遍”的心愿也落空了。返校之后,食堂虽然保留了堂食桌位,但要求学生单人单桌,“学校不建议堂食,最好回宿舍吃。”而食堂也只是保留了基本的食物供应。与朋友一起吃遍食堂美食的计划,变成了“一起去食堂买饭,再分别回自己的宿舍吃”。

  缺憾的毕业季因为“用心”变得完整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为了填补遗憾,杜相益决定和室友拍摄一组特别的毕业照。“室友在微博话题‘与众不同的毕业照’下刷到了一组非常活泼的照片,我们一拍即合,决定拍类似的。”网购异形眼镜、准备颜色鲜艳的衣服、扎好“朝天揪”“麻花辫”。“找隔壁宿舍的同学帮我们拍照,拍完大家都觉得不错。”当天4个小姐妹的照片在各自的朋友圈刷屏,杜相益也收获了100多个点赞,打破了她的朋友圈获赞纪录。

  考虑到这一届毕业生无法返校拍摄毕业照,华东理工大学的潘佳浩与叶佳锐费时一周,搜罗了7个毕业班的班级合照,为即将毕业的200多名学长、学姐手绘了专属的毕业照。潘佳浩希望这份特别的毕业照可以填补他们的缺憾,成为他们离校时的一份特别纪念。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学校和学生自己都会想办法弥补毕业的遗憾。31.34%被调查者表示,学校为学生准备了云毕业照,26.65%参加了云毕业典礼,23.67%学校录制了毕业祝福视频,22.60%收到了毕业礼物,14.07%被调查者了解到学校举办了点灯、挂祝福横幅等小型仪式,11.09%参与了云毕业展览。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铺设了近千条标语,五彩的横幅汇聚成校园里一抹特殊的彩虹,郑重地为毕业生们送别。该校2020年毕业典礼以“线上+线下”的形式举行,邀请了宿管阿姨、食堂阿姨、辅导员为毕业生录制告别视频,“记得带好钥匙,以后再也没有人随叫随到给你们开门了。”“出门在外要记得按时吃饭,工作再忙不要饿着自己。”

  山西大同大学逸夫美术楼展厅陈列了2016级美术学院毕业生的153组毕业作品。一场从未有过的“云上”毕业展,也在这里拉开帷幕。“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直播间,让我们一起走进展厅,开启云端鉴赏模式。”设计与雕塑系主任李宏刚说:“虽然这次毕业展不能像往常一样,但我们依旧努力做到推动展览落地。前期学生们前往云冈石窟、华严寺、代王府等实地考察收集、整理了大量的资料,诠释大同市文旅资源的角度非常独特,通过直播,这些作品可以被更多人看到。”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为了弥补毕业生的遗憾,浙江财经大学也做了多种尝试。“线上毕业晚会、小规模的毕业典礼、人手一件的学士服。还有‘声音邮局’,这是今年学校为毕业生准备的特殊礼物。”胡丹妮表示,毕业生需要一个情绪表达的窗口,抒发大学四年来的喜怒哀乐。学生们可以走进“声音邮局”,将想说的话录制好,发给父母、老师或者同学。“如果你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学校团委会帮助同学找到想‘告白’的人。”胡丹妮坦言,学校设计“声音邮局”,是因为不少毕业生没法面对面告别,学校希望通过“声音邮局”的方式让毕业生的告别更具仪式感,也让毕业生的情绪得到更好的释放。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毕业典礼前夜,学校还将为毕业生举办一场线下音乐会。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音乐会设置在学生生活园区的一处四周都是寝室楼的空地,“邀请学生来唱歌,但不设观众席。同学们在宿舍楼里就可以看演唱会。”胡丹妮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音乐会最后会邀请同学们合唱一首《再见》。“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哭。”

  接受遗憾的同时感受被爱

  在看见原本无法到场的老师却最终出现在毕业“云”音乐会的台下时,山西大同大学音乐学院的田静除了错愕与惊喜,更涌上一股想哭的冲动。“疫情导致教学计划有变,老师无法来学校,我也出不了校门,本以为没机会和王凤云老师面对面在琴房里上最后一课了,没想到老师隔着栅栏给我指点了音乐会上的不足。”回想起这场没有观众、没有指导老师的毕业音乐会,田静并没有太多的“意难平”,“我看着台下的老师,想起四年的点点滴滴,眼泪止不住地流,有太多不舍了。”

  “曾经也因为毕业太仓促而懊恼过,但没想到学校为我们精心准备了惊喜。”远在东北却收到了江西农业大学毕业大礼包的白昀璐回想起了自己收到快递的喜悦,“用微博上那句很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感觉到了我们和学校的爱是‘双箭头’的。”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江西农业大学的每一位毕业生都收到了一枚定制的专属钥匙扣,一面印着江西农业大学校徽,一面印着每位毕业生的学号。在金可眼里,这份毕业礼物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自己毕业季的缺憾,“当我拿到钥匙扣的那一刻,我便有了一个新名字——江农校友,这也是一种仪式感。”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6月12日下午,四川农业大学2020届湖北籍本科毕业生授位仪式在武汉举行。该校党委副书记张强率队,从四川前往武汉,为因疫情而无法返校的毕业生一一拨穗和授予学位。“毕业典礼和授位是每一位毕业生大学最后阶段最重要的环节,它的仪式感、庄重感和荣誉感,它所代表的美好与荣光,属于学有所成的每一位川农毕业生,不应该缺席,不应该不完整。”张强说。

什么证券公司开户  得知学校将专程在武汉举行毕业典礼,武汉及周边17名参加授位仪式的学生感到非常暖心。“因为客观原因,我们选择了毕业季不返校,内心难免经历了许多纠结与失望。”土木工程学院学生王任雅弘很是感慨,“收到学校即将在武汉举办毕业典礼短信的那天,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感谢学校和老师为我们保留住了毕业季的这一份仪式感。”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空荡的校园里并没有太多毕业生的身影,但校园各处都贴满了关于毕业季的横幅,学校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向毕业们“好好说一声再见”。“毕业照没拍成,以后结婚了,回来湖边拍次难忘的婚纱照吧。”湖南师范大学更是承诺今年未返校的大学生可参加今后任何一年的毕业典礼,刷屏的公告里写着:“今后每年的毕业典礼均为你虚位以待,校长为你侧移流苏,让你的大学没有遗憾,让所有的希冀都得偿所愿。”

  最近,胡丹妮收到不少毕业生发来的信息,“是我带的一个社团的学生,他们说很遗憾没办法当面来和我告别。”没能像往常一样陪着社团里的毕业生在学校地标前合影留念、在聚餐时切下那个写着“毕业快乐,青春不散场”的蛋糕,胡丹妮也时常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但最后要在欢声笑语中完成告别,因为互相惦记,所以毕业季里没有注定遗憾。”(记者 罗希 程思)